設為首頁 加為收藏 English
風電備品備件管理中心
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>企業新聞
專訪銀星能源董事長:寧夏新能源龍頭的轉型升級之路 | 走進上市公司
發布日期:2018/11/26 17:12:55

 

 

 

銀星能源,公司前身:吳忠儀表廠,始創于1959年,至今擁有60年機械制造歷史,公司早在1998就在深交所主板上市,2007年更名:銀星能源。從自動化儀表產業轉型為新能源風電為主業。2005年開始,公司歷經多次重組求變,2013年大股東變更為中鋁寧能集團。


 

銀星能源是寧夏第一家從事風力發電的企業,也是最早涉足新能源制造的企業。身處西北,銀星能源要如何打造自己的新能源品牌?又能否徹底走出近幾年業績虧損又扭虧的循環命運?全景網專訪銀星能源董事長高原,探求銀星能源的新能源轉型升級之路。


 

銀星能源擁有新能源全產業鏈,包括風電和光伏制造,風電和光伏發電,擁有10多個風電場,裝機規模為130.73萬千瓦。2個光伏電站,裝機規模為5萬千瓦。


 

銀星能源在國內風電廠商中,第一個提出開發風電后市?。觳獍滄埃┮滴?,2017年初開始涉足已經2年,試圖發展成新的利潤增長點。公司董事長高原在接受全景網專訪時表示,很多風電企業的風機運行十幾年以后,對于維護專業性要求更高,需要人來維護,“風電后市場很大”。銀星能源在西北區域,唯一一家有整套的檢測平臺,“這兩年維修量越來越大,周邊的一些企業都愿意讓我們來修,我們不一定比原廠家修得好,但我們比他修得快”。銀星能源希望通過擴大風電后市場的開發,保持新能源發電和裝備制造業兩個產業協同發展。

         

專訪問題目錄:


 

Q1、銀星能源業績劇烈波動,虧損又扭虧的循環是否已成過去式?


 

Q2、風電如果也迎來“平價”,對風電行業和公司的影響?


 

Q3、銀星能源是否會走出西北區域?


 

Q4、公司收購大股東3個風電資產,市場有爭議。為什么要收購?收購能給銀星能源帶來什么?


 

Q5、為什么要與同行國內十大風電廠商東方風電合作?


 

Q6、風電后市場新業務,公司有什么樣的具體預期?如何讓風電廠商同行接受你?


 

Q7、公司股價低于每股凈資產,公司管理層有什么話對投資者說?

業績持續盈利是努力的方向


 

記者:站在現在這個時點看,往年出現的業績波動這么劇烈的情況還可能再發生嗎?還是說已經是一個過去式?


 

高原:我們可能還有一些積累性的問題,還要有些消納。總的來講,保持持續盈利,這肯定是我們一個努力方向,同時,我們今年通過一些增量的帶動,我們也有新建的風場,也有新的(大股東)風電資產的裝入,為了加快解決同業競爭問題。整體來講,目的還是我們把資產結構更加優化,往這個方向努力。


 

記者:光伏行業今年比較大的“補貼退坡”補貼退坡,對光伏影響比較大。大家也很關注風電這一塊的補貼會不會也“補貼退坡”,你怎么看?如果發生的話,對行業和對銀星能源會帶來什么影響?


 

高原:我們還是坦然面對這個“平價時代”。從我們早期經歷的風電的開發成本來看,一個千瓦超過一萬元的水平是比較普遍的,現在肯定用不著了,現在如果一般規模的風場來講,我覺得在6000元左右是可以的,我說的是綜合成本,像現在風機的價格,早期一個千瓦六七千塊錢造價,這個也是很普遍的,現在差不多可以降一半,這個就非常重要,因為它占一個風場的綜合造價,我覺得應該在一半左右這么個水平。主要還是靠行業的發展,自身的努力,還是推動新能源健康發展,當然我覺得,可能配套的,國家還有一些相關的政策,我覺得也可以對新能源企業有一定的彌補,這對新能源企業來講一定程度上也是一個重要的彌補。


 

記者:如果風電平價時代的到來,行業需要靠對沖一些其他的政策來中和(疏導)?


 

高原:多種因素共同促進,肯定要有個疏導的條件,我覺得這個產業才能健康發展。


 

記者:銀星能源在未來的規劃當中,有走出西北區域幾個市場的想法嗎?


 

高原:從我們產業布局來看,之前我們大股東實際上已經布局了寧夏及周邊地區,主要是陜北,包括(內蒙古)蒙西,今天你們去看的風場實際上就是我們在蒙西的一個點,一個十萬的風場。因為風電區域,如果你擴得太遠,實際上你的運營成本也會提高,特別銀星能源還要依托你的裝備制造基地進行檢修維護,所以總的來講,我們目前還集中在這三個區域,寧夏為主,過來就是延伸到陜北,還有蒙西。所以可能在相當一個時期,可能我們還是規劃發展的一個重點。


 

 

大股東資產加碼 做強風電主業


 

記者:公司擬收購大股東的三個風電資產,市場有爭議的聲音。為什么要做這幾起收購?收購成功的話,會給公司發展帶來什么影響?


 

高原:我看媒體好像更關注銀儀風電,其實我們配套的還有大股東的存量,具備條件的存量,就是陜北的兩個項目,實際上是一并收購的。這樣的話有一個標志,基本上我們完成了(大股東)具備條件的風電資產的(注入),解決了同業競爭問題,現在我們大股東就剩一個風場,正在建設,因為正在建設是不具備條件(資產注入)。你不完成這個,其他的其實也無從談起,還有一個因素,就是希望能夠加快收購進程,這樣的話,它能夠增厚我們的利潤預期,或者說也是一個保障方式,因為大股東這幾個風場還是盈利能力不錯的。


 

記者:公司與與東方風電(東方電氣子公司)合作,兩家風電整機同行為何走到一起?具體的合作方向?


 

高原:跟東方電氣的合作,我覺得主要還是幾個方面,第一個方面,一個是對我們現有的風機設備、廠房進行盤活。第二個,雙方共同去合作,進行先進機型、高效機型的整裝,通過這個合作,也就是說以后我們再共同生產機型,很可能就是目前比較先進的主流機型。最重要的是第三個方面,我們主要還是看準了風電這個后市場。


 

 

拓展風電后市場 轉型盤活創造新利潤增長點


 

記者:公司在國內風電廠商中第一個提出開發風電后市場業務,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戰略?


 

高原:現在很多風電企業還沒有完全有我們這樣的體會,風機運行了十幾年以后,就發現你的維護要求就更高了,你可能覺得自己能力跟不上了,專業性要求更高,它很多部件的問題,你平時可能都不一定出現,比如運行幾年的風場都出現不了,我們叫大部件的一些故障,我們周邊一個是依托我們的裝備制造基地,另外,我們算了一下,周邊的500公里,假設我們的服務半徑能擴展到500公里的話,風電裝機按目前看至少有5萬臺,這個市場很大,等到大的這些故障出現以后,誰來維護?市場是有需求的。給你舉個例子,比如這是個風機,它最容易出現的一個問題不是要增速么,增速以后有個齒輪箱,齒輪箱是個磨損件,這個齒輪箱一旦壞了以后,有幾個要求,第一,你只能把它的吊下來去返廠,自己修不了,風電場是沒有這個能力的,需要專業的裝備,銀星能源有,比如說客戶有沒有需求,我告訴他,我離得比你原來廠家近,他們可能一來一回,你半個月才能修好,我可能一個禮拜,甚至三天就給你修好,這是一個。另外我們自己有些自主的技術,比如說叫空中分離技術,它有的要想把這個齒輪箱吊下來,要把整機吊下來,再把這個齒輪箱拿出來,我們不是,我們從空中,在上面就可以把齒輪箱分離,直接吊齒輪箱下來,其他的不動,這樣的話,你的檢修成本也比較低,更重要的是我前面的話題,比較快,節省生產,對他來講,時間就是效益,就是電量。


 

記者:已經做了兩年風電后市場業務,你們對它未來有什么樣的具體期待?


 

高原:在西北區域,目前只有我們一家有整套的檢測平臺,我們這兩年維修量越來越大,周邊的一些企業都愿意讓我們來修,我們不一定比原廠家修得好,但我們比他修得快,這是一個優勢。我們是希望它成為一個新的增長點,當然,新能源發電這個主營業務,這個地位肯定還是不變的,這塊主要就是你通過后市場的服務,我們想還是保持新能源發電和裝備制造業這兩個產業協同發展,其實還是這個目的。我覺得它以后的效益會比現在要明顯很多,像我們齒輪箱這個公司,也虧損了很多年,從去年開始就盈利,你服務的質量,檢修的水平,還是被認可的,所以這個市場越擴越大,以后可能會越來越好。


 

 

結   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記者:公司股價低于每股凈資產,公司管理層對這個問題怎么看?


 

高原:你肯定還是要用業績、用指標來說話,用你后續的發展潛力、預期來說話,所以,我們就說還是踏踏實實把自身的一些問題解決好,該治理設備的,該繼續發展的,但是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講,就是要往資產優化這個方向走,我還是有信心能夠逐步改善,讓股東、投資者能看到希望。

(文件來源:自全景網、全景財經)
 

新聞瀏覽:3612次
寧夏銀星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-2020   經營許可證編號寧ICP備10200155號